早上六点,我正睡的恍恍惚惚,睡梦中,发觉护士蜜斯在抽我的血,并量我体温,我的睡意太浓了,以致于都感受不到抽血时的痛苦悲伤,她怎样抽完的我都不晓得,最初护士蜜斯还要我供给小便和大便。这个病院的护士其实太反常了。

下战书,给我开刀的主治医师拿了一份和谈让我签字,我想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存亡和谈”吗?大要是为了逃避大夫的义务吧,和谈的内容是确认手术是由我授权大夫来做的,手术过程中有必然风险,以至生命危险等等。里面没有写大夫该当付出的义务。大夫必然让我签,不签的话就做不成手术,我就只好在上面签字了。